杂食
吾爱久🍂,🌂依然爱你
淡圈,视奸

关于《于是世人将其称为永恒》的长评

原文《于是世人将其称为永恒》——诳言堂楼礼

       第一次写长评,忐忑不安。

       看到这篇文的时候是英语考试的前一天晚上,被文末青铜龙的话震地不要不要的,匆匆点了个小蓝手就闭眼翻身睡觉,但脑中千头万绪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只想着考后一定要郑重其事地写出来。

       文章一开始就是精灵叶和龙大眼的场合——不得不说王杰希的设定简直不能更适合,理智生硬又执着不会变通,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出:青翠欲滴的龙静静趴在自己幽深的巢穴中,成堆的宝物折射光芒,它们或大或小凌乱散落,只有在被闯入者揣入怀中或塞入鞋里时才会引起主人的重视。王杰希说,只要是他的宝物,每一颗他都记得。就像静卧于蛛网上的蜘蛛,所在领域内的一切都了若指掌。这里完美展现了龙的本性。作为这种占有欲超强的种族,王杰希却能忍受自己的伴侣音信全无甚至生死未卜,私认为这是一个矛盾所在。但是联想原著中的王杰希,隐忍与守望却恰恰是他相较态度强势会做出的选择。叶修自然是无法理解,看到后文的我知道他被自己实力打脸,不过那时估计他也不大会再想起隔壁老王的话了。风华曾经在《scar伤痕》中说过:“耻笑某种感情的人,将来必定因此后悔。”由此可见,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全职是部群像剧,很多角色都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在我看来王杰希更甚。选择王杰希作为这样一位一语成谶的人,无疑是很合适的,这么说得王杰希好像一位智者,但在原作中他的确是作为一位黄少天口中的“看相人”出现的。我猜应该是某次赛后黄少向老王一边幸灾乐祸一边痛心疾首地抱怨嘉士垃圾团战时王杰希顺口说出来的(由此更加奠定了他在黄少天心中不可捉摸的魔术师形象)……王杰希应该是那种有些事对事儿了才说出来的,或者是被死缠烂打追问才说出来的,所以昔日嘉士队长是通过一个话唠转述而不是通过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王不留行对话框。如果叶修没有奉人类指挥官之命前往龙穴,固守在那里的青铜龙是不会和黑暗精灵讨论有关寿命与爱情的事情的。

       有关寿命与爱情的课题,其实一直困扰着我。当我的伞修(或者修伞)血脉最初觉醒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是很挣扎的。毕竟原著的背景在那里摆着,俩人有生死之隔——这和玻璃心无关,各位太太的糖或粮我吃得也很开心,看到无脑虐或补刀狂魔也会觉得闹心。在看到这篇文之前我只是机械地告诉自己要注视他们美好的同居时光不要在意最后的遗憾——直到看完这篇文,我才真正理解了之前那么多有识之士奔走宣传的中心思想。与曾经的一起的经历比起来,一方提早结束的生命并不算什么。说出来也不过是几句话的事,完全理解却需要更长的时间。

       最终叶修选择让耳环钉在耳朵中间的结局,由前文的三个铺垫构成:打赌失败执行跑腿任务,去龙穴取火,由嘴炮引发的知识小百科。如果没有打赌失败就不会有跑腿任务,叶修也就无法遇到王杰希,也就不会有之后的王氏真谛和重要的龙息原材料;如果没有猥琐三人组的嘴炮就无法自然给出有关精灵婚嫁的习俗。在我看来文中还有两个伏笔:一个是在叶修向王杰希提出借个火的要求时臆想有个不怕刮风下雨的打火机——果然是叶修的逻辑,不过这里确实向读者暗示了龙息的日常用途的可能,最终是作为耳环加热器存在的。另一个是苏沐秋刚给叶修材料清单时口里一边意有所指地提供除跑腿外第二选择,手里一边摸着叶修的耳朵——作为一个满脑子黄暴思想的读者我看的第一遍时完全没有发现,以为这只是个调情的一般动作,不过或许就是在这时苏沐秋做了最后的尺寸确认,并且这里明确写到了“神经末梢”,将爱情的信物钉在这里无疑十分科学又浪漫。我们戴戒指不也是因为讲究十指连心么,还有种说法是无名指上的血管直达心脏。

       文末插叙了早年叶家两兄弟和王杰希的对话,给如我一样的读者最后一击,同时也巧妙与开头形成呼应,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的感觉油然而生,莫非这就是龙族的预言。

 

 

 写在后面:

       文中的方王线勉强算是NE了,或许伞修的结局也是类似,但叶修肯定还会祸害一方,再遇到和人类军团作战时会挑衅对方说你们差得远了我可是和苏沐秋交过手的就连他也没能跟我胜负五五开。

       关于叶修一棵树上吊死的决定看得我一个nc粉是热血沸腾啊!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饮啊!曾经沧海难为水啊!但理智想想,叶修可能是真的认定了这辈子就苏沐秋这个人了,自己也不想再有如果了。我相信摔了琴的伯牙是不会再弹琴了,哪怕有人愿意重金许之,名琴予之。曾经看过的另一篇伞修文,名字已记不清,只记得那里面的苏沐秋由十年昏迷转醒后,苏沐橙问过叶修如果哥哥最终没有醒来,他会不会爱上别人。那里的叶修回答说不知道,也没有如果。作为一个看客来说,我当然更喜欢叶修矢志不渝,可是仔细想想也许每个人心中叶修的选择都不一样吧,谁也不能因为梁思成再娶而判断他不如一生未娶的金岳霖更爱林徽因。同人中大家更喜欢将这些复杂问题简单化。毕竟处理不好就写成了夹带踩了换攻的雷点。

       回顾了下,这篇虽然是伞修文的文评,大量笔墨却给了王杰希,因为在我看来王杰希担任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最让我感动的部分却阐述最少,毕竟笔力有限,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体会果然还是看原文的好。

       江南曾在《龙与少年游》里说过,他其实很不喜欢向人解释自己的剧情,这就好比一代武林高手使出精妙绝伦的一招,转头却要像说书人一样人解说自己怎么运气怎么弯腰收跨最后由衣服内侧某个暗袋掏出武器递出去——感觉很没意思又有自吹自擂的嫌疑。所以我尽量找出文中的铺垫与伏笔不让作者白出这一招,如果有人误解这篇文像我说得这样匠气那么全是我的错。


评论
热度(8)

© Vigilia | Powered by LOFTER